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期刊上的困惑

admin 1月前 170 0

在牛津当英文期刊出版编辑许多年,最头痛的事恐怕就数这一码了。英国同事们一见中国姓名就头痛,是因为他们对此一窍不通,找不着北;我也头痛,是因为知道问题所在,却一直苦于找不到根本的解决办法。这个问题难就难在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期刊上表述形式的单一性,与中国姓名文化背景的复杂性之间的严重不兼容,以及两者之间类似于针尖对麦芒式的深刻予盾。

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期刊上的表述中所显示出的各种问题,根源在于中国姓名与英国(包括欧美)姓名的表述形式相比,有两个始终不能解决的予盾。第一,是形式上的矛盾。中文的姓名不能直接在英文期刊上用中文表述,必须换成汉语拼音。这既是目前的国际惯例,也是科技期刊出版中的主流,这便引发了许许多多不必要的人造的重名重姓(比如李霞和李夏都是一个LI XIA或XIA LI,X. LI);其二,是文化内涵之间的予盾。我个人认为,任何姓名,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区别个体的符号,而且是文化内涵的载体之一,反应其代表的个体所在的生活环境或社会的文化内涵。中国姓名的文化内涵主要表现在,姓名由姓和名组成(以前还有字),姓在前,名在后;人们之间的称呼以姓为主,名为辅;姓名颠倒是不允许的,李霞永远不可以写成霞李;同音不同字代表的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李霞和李侠是两个人;一个人可以有名有字,但没有名字缩写这么一说,这是由中文的字体形式决定的。而英国(包括西方文化背景中的大部分国家)与此正相反,虽然他们的人名也是由姓和名(包括中间名)组成,但他们是名在前,姓在后,而且姓在检索里可以在前,也可以在后;人们之间的称呼以名为主,姓为辅;父子之间可以重名;名字可以缩写,JOHN DAVID SMITH 可以写成J. D. SMITH 或SMITH,J. D. 等等。

这两种近乎于“势不两立”的矛盾冲突的结果,在英文科技期刊上,到目前为止的解决方法是双方互相将就。比如许多国际英文科技期刊已经为中国作者改了刊规,允许中国作者自己选择名字的表述形式,可以名前姓后,也可以姓前名后(这在我刚到牛津当编辑时是不可能的)。甚至有错误或前后不统一也不在乎(反正大多数情况下编辑也看不出来)。但更多的情况下是东方文化对西方文化的妥协。因为不论规矩变得如何宽松,也解决不了汉语拼音所带来的困惑。比如李霞与夏梨很容易就变成了一个人 (LI XIA/XIA LI),要么是李霞的论文成了夏梨写的,要么是夏犁的着作算到了李霞的头上。这在数据统计中造成的混淆和错误,是不难想象的。由此带来的不实统计和由此做出的偏颇较大的误导,也是普遍和正常的。

中西方文化间的差异,在姓名表述这个问题上引出的问题,还不仅仅是张冠李戴和统计中的不准确。记得当年中国国门刚刚开放不久,伟人邓小平访美。那时的外交气氛和国外的老百姓对中国的了解程度远不如今天。媒体有意或无意地忽悠大众的事时有发生。借小平同志访美的机会,又有个别媒体想大出风头。照理按中国人姓名表述形式的有关规定,小平同志的姓在英文报道中应该表述为DENG (或用韦氏拼法应该是TENG), 可在美国的有些报纸上,偏偏按所谓的“音译”写成 DUNG。结果“邓主席” 被变成了“大粪主席”* 。据说当时不少旅美华侨和中国学生对此义愤填膺,对报馆的“恶搞”提出抗议。这当然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个历史时期的风云变幻。但与此类似的事件或难堪还有不少。为了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不妨再举几个。

许多中文中常用的美丽大方的名字,一旦用汉语拼音“译”成英文,往往会变得很尴尬。比如一位漂亮的中国女博士名“薇薇”,端庄贤惠。名字的汉语拼音是WEI-WEI,发音与英文里的“wee-wee”完全相同,可怜天仙般的女博士无端地变成了“尿哗哗小姐” ,让人哭笑不得。再比如,单字名“芳”,在女孩子中很普遍,但其汉语拼音的表述形式与英语中的“獠牙” 拼写一模一样,都是FANG (英语的发音有差别),不难想象,这名字最好还是只在国内用。不光名字如此,姓也有麻烦的时候。最常见的是姓刘和姓陆的。大部分出国的中国人都把刘“译”为LIU,可外国人不懂汉语拼音,刘(LIU)往往等同于陆 (LU),发音与英文里的“loo”一模一样 。所以刘先生和陆小姐们到国外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厕所先生” 和“卫生间小姐”。找谁评理去?好在欧美日常人们相互间称呼多用名,从而免去了不少让同胞们失态的窘境。

除此以外,因为绝大部分外国人不懂汉语拼音,往往是看着字母眼熟,却不知所云,更不完全知道该怎么念。由此引出的麻烦在中国姓名的识别上也很多。不光是期刊编辑分不清中国作者论文中的姓和名,而且外国人在与中国人交往中也容易产生误会。就说我的名字李霞吧,李的汉语拼音是LI,发音应该与英文中的“Lee”相同,可英国人通常按他们的发音习惯把LI(李) 念成 “lie”,正直的李小姐转瞬变成了“撒谎小姐” 。这怎能让我苟同?!所以在自我介绍时,我总要加上一句,我的这个LI与你们英国的那个LEE发音相同,英国朋友和同行们即刻如释重负般的松口气。除了姓的麻烦外,名霞的麻烦更大了,倒是我始料不及的。在国内,从小到大,我遇到许多与我重名重姓的人,知道自已的名字在国内是个麻烦。到了英国以后,才发现这麻烦大得没有解了。因为汉语拼音的XIA对于英国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书。原来英文中就没有汉语拼音里“X”( 音西)这个发音,再加上后面摞在一起的两个元音,又是先“i”后“a” 的 (英文里多是先“a”后“i”( a i)),整个就把他们难到了,真的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念,就更甭提记了。

由此可见,中国姓名在英语环境里,因为要用汉语拼音表述,在口头交流和书面表达里,都会引发不少的麻烦。其中口头交流的问题比较好处理,当面解释清楚就行了。可书面上的问题,尤其是中国作者在国外的科技期刊上发表论文过程中带来的各种令人头痛的问题,若能找到一个比较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恐怕是再好不过了。

中国作者姓名在国际英文科技期刊表述中的主要问题, 可大致归纳为二类。他们是许多论文数据统计过程中的“捣蛋鬼”,也是读者,包括作者本人查询文献时遇到“麻烦”的主要根源。

第一类是姓名倒置。中国作者的姓到英文刊里变成了名,名变成了姓,这种错误屡见不鲜。毋庸质疑,这会给文献检索带来很多不便。经常听到作者们抱怨在国际数据库里找不到自已的文章,明明知道已经发表了,可就是找不到踪影。最后查来查去,才发现是因为在发表的论文里,姓和名弄颠倒了,按正确的姓去查,自然查不着。还有部分作者更绝,将错就错,把误排的姓名继续使用下去,以求前后统一。这样做有歪打正着之功(也不是百发百中) ,但疏不知这会给有关的数据统计带来多大的出入。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作者在国外发表论文过程中,一定要严格把好姓名的质量关。国内的英文期刊,文字质量方面有编辑把关,其中也包括作者的姓名表述。在国外的期刊则不同,如果作者自己疏忽了,国外的编辑是很难替作者改正错误的,因为他(她)们自己还搞不清楚呢。这一点在本人以前撰写的论文出版系列中已经多次提到(参阅“中国作者姓名在国际英文科技期刊中的正确表述”;中国作者姓名在国际英文出版物中的“麻烦”何其多),这里不再赘述。

另一类是名字的缩写形式问题。很多情况下,由於种种原因,中文中的双字名(比如海洋/Hai-Yang,南天/Nan-Tian等) ,因为作者在双名之间不用短线,表述为Haiyang 或 Nantian,到了英文论文的缩写里就变成单名了,即原本的H.-Y. 或 N.-T. 变成了H. 或N.。这样的结果,是人为地增加了 “重名重姓”的机会。在因特网上的论文数据库里,存在着成百,今后有可能会上千的X. LI。明眼人看地址上的差异,可以判断不是少数作者在国内搬来搬去调动单位。再看研究的领域,也不像是几个人在“能者多劳” 地横跨领域搞研究。估计很多的X.-Y. LI或X.-R. LI之类的双名作者都变成简单的X. LI了。这在按姓名检索时最大的不便是耗时费力,事倍功半。既使用姓名加关键词再加国家名检索,还会出现长长的人名单,需要读者化费九牛二虎之力去筛选,最后找到要找到的有关文献的所有信息。如果双字名的中国作者都能在英文论文中保持双字名缩写,加上选择关键词和参考工作单位,检索时的效率就会提高,结果可能也会比现在准确得多。尤其是对外国人检索中国作者文献,会有更大的帮助。常听有识之士们唠叨国内文献引用率低的现象,事实也的确如此。原因之一有不重视或有成见的因素,但同时也有外国科学家查中国文献的难度问题。光这姓名表述一点对外国人来讲,就是不大也不小的一关。如果能够改进,可能会从侧面促进中国论文在国际上的引用频率,最起码能简化过程,不像现在这样令外国人望而生畏。

对于已经在国际上发表了许多论文的中国作者而言,中途对自己的姓名表述形式改辕异辄恐怕比较困难,甚至为时已晚。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情况:如果以前发表的论文的姓名表述是一致的,正确的,大部分情况下可能最好还是延续以往的表述形式为佳;如果以前的表述形式就前后不统一,甚至错误多种多样,也许就不如从现在开始规范起来为好。时常有作者写信向我询问是否可以更改已经发表了的论文中的姓名错误,大部分情况下回答是为时已晚,是件很遗憾的事。因为一旦论文汇编成刊,装订成册,改姓名的谌误很少有通过主编到达出版社的。因为这并不属于严重的学术错误,一般不例入学术期刊谌误的范畴。既使有条件勘误了,改正后的姓名很有可能不完全和原文在数据库里挂钩或链接,所以对论文检索是与事无补。由此可见,对新入行的年轻学者而言,在如今中国姓名需用汉语拼音表述,并且还是主流的情况下,在发表论文之前,最好对自己姓名的表述形式考虑得越全面越好,审查校样时越仔细越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外学习和工作过的许多华人科学家除了自已的中文名字外,还有英文名,而且在国外的学术研究过程中一直用的是英文名。换句话说,他(她) 们的英文名可能在海外有更高的知名度。有不少的学者回国工作后,在国外科技期刊发表文章时仍保留了这个习惯,这也算是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期刊表述中的新事物。该举措是否有利于解决前面已经讨论过的问题,可能还需要时间的考证,现在下结论恐怕为时尚早。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当国外的编辑们看到SUSAN XIA LI时,会很自然地把LI认定为姓,而不是XIA。这无疑会减少姓与名倒置的错误。

说了半天,问题的确不少,但是否有彻底解决的办法呢?中国科技作者被这个难题困扰了许多年,如今能否“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我个人认为是有希望的,至少是比十年前有希望。

目前国内和国际计算机技术在出版行业的应用发展很快,世界各种主要语言可以在同一个界面上平行地兼容并用。在一个电子文件中,英文和中文可以同时显示。而且这种混合语种文件可以顺利地制版印刷。这在许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甚至被认为是天方夜谭,不可能的事。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政府在科技领域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强(同时也不排除对SCI论文的崇尚),来自中国的论文越来越多。目前在很多国际英文科技期刊的发稿量中,来自中国的论文所占的比例逐年上升。把中国作者姓名的表述搞正确,对刊物本身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这种外因与内因,客观与主观因素共同起作用的新形势下,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科技期刊中表述的规范化和正确化,在出版范畴内,似乎又有了新的契机。

如何利用电子平台技术的进步,解决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科技期刊表述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是件很值得探讨而且有意义的工作。与此相关的探索与实践,恐怕还是要中国人自已身先士卒并努力解决更好些。毕竟这是中国人的姓名表述问题,单纯的期待国外的出版社或期刊编辑部发现一个完美的办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历史问题,是不现实的。即使有意,由於缺少必要的文化知识和有效的文字支撑手段,结果很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结合前面阐述的两类主要问题,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姓与名倒置的错误,解决的关键是在出版物中明确标明姓与名的区别。现在国内有的英文期刊,包括个别中文期刊中的英文摘要部分 ,采用姓全部大写,名用大小写的表述方式。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是既实用又简捷的区分办法。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很容易接受。而这种表述又有姓前名后和姓后名前两种表述形式。比如李霞是写成LI Xia还是 Xia LI。我认为,依据表里如一(即姓名表述形式与文化内涵一致)的原则,还是姓前名后比较好。李四光在英文刊物中即表述为 LI Si-Guang, 诸葛亮就表述为 ZHUGE Liang, 周恩来即为 ZHOU En-Lai。这样一来,姓和名既使对外国人都是一目了然。如果该方法能先在中国自己办的英文科技期刊里采用和统一实行的话,即可在中国作者队伍里形成一种风气和习惯,成为中国姓名英文表述的主流,长久以往,加上有效的宣传和鼓动,势必会逐渐影响到国外的刊物。

针对因为双名或单名缩写而产生的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取消缩写。不论双名还是单名,均全部以拼音的形式拼出,双名之间用短线连接。这个建议听起来有些武断甚至专横,但可以有效地避免因为缩写而产生的重名重姓。许多年以前来自中国文章很少时,姓名缩写的确不是大问题,但如今中国文章在国内外英文期刊上发表的数量逐年迅猛上升,采取这样的硬性规定实是不得以之举。但为了数据统计和检索的准确性,付出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更何况,中国人的姓名本来就没有缩写这一出,是历史上在中国论文数量很少的情况下,中国作者在英文期刊上“客随主便”和“委曲求全”的结果。但要做到不用缩写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国外的英文期刊上,需要作者们努力争取 (目前许多国外刊物对此已经很宽松,允许中国姓名用全名的表述形式)。但对於国内的英文期刊,应该不是问题。

以上建议的两种办法是否能真正对数据统计和检索产生积极的影响,需要有一个实践和考量的过程。首先需要有一定数量的英文期刊采用这种表述方式,并且要有一定的数据积累和试用期。如果最后试验的效果和数据分析的结果是肯定的,就会有推广的动力,也才有向国际科技期刊普及的可能。

另外一种新的动议是在英文期刊中大胆地引进中文姓名表述。在文章中的首页,中国作者的姓名先用汉语拼音,后用中文表述 (中文的表述放在括号内)。这种表述形式已经有国际英文期刊在试行。比如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通常简称为APS)的系列期刊,从今年开始允许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作者除了用英文形式表述外,还可以附加本国的文字表述,比如 Xia Li (李霞)。这无疑是一个长足的进步和勇敢的尝试。目前美国物理学会(APS)麾下的所有期刊几乎都在试行这个方法。该学会包括的期刊有:Physical Review Letters; Physical Review A; Physical Review B; Physical Review C; Physical Review D; Physical Review E; Physical Review Special Topics – Accelerators and Beams; Physical Review Special Topics – Physics Education Research; Physical Review – Focus 和 Reviews of Modern Physics。

其实,国内的英文期刊有电子出版条件的也不妨试起来,看看效果如何。这里面可能会有不少技术上的新课题。比如网上投稿时文件转换过程中,由WORD文件到PDF文件,中文的字体是否可以顺利地转换;在排版过程中是否会有形式不兼容而出现乱码的情况;在印刷过程中是否能顺利制版等等。同时还要监测在使用过程中与国内和国际数据库之间文件切入过程中接轨的技术问题等等。想必课题会不少,但经过努力,以及国内外同行之间的切磋沟通,合作攻关,成功的希望还是有的。最诱人的亮点在于,引入中文后,中国作者的姓与名,是张三还是李四,就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了。但在与数据库接轨时会有何表现,能否顺利检索,目前还是未知数。这种方法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作者姓名在英文期刊中的表述问题,同时又不影响论文在数据库中的存储和查询,还需在实践过程中结合中文期刊的经验不断的摸索。

除此以外,还有其它新的尝试,比如在数据库中建立作者的独特的身份证号码 (ID) 系统,即给每位发表论文的作者一个独立的身份证号码 。但该方法需要绝大部分的出版商都采纳实行才有实际的效果 (如同DOI的普及和应用一样) ,否则ID号码和发表的文章分家,和作者档案分家,就没有实质性的对作者身份实行鉴别的意义。此外,目前该方法的软肋是开发商在国外,对中国姓名的识别可能又会是个大问题。如果还是像以往一样单独采用汉语拼音识别,就可能因为作者的疏忽和境外操作者知识的空缺,继续出现张冠李戴或一个作者几个ID的现象,甚至出现不同以往的新问题。但如果结合中文实行双向识别,或加上专业范围的多项识别,情况也许会好得多,甚至一劳永逸。不仅对作者的姓名和身份识别有帮助,而且可以对一稿多投起到抑制的效果。

总之,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随着关注这个问题的有识之士的增多,随着更多的智力投入,希望有一天,这个老大难问题得到圆满的解决。 

作者:李霞


最新回复 (0)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