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钱无权的小医生如何发SCI

admin 1月前 52 0

现在的SCI论文基本上都是钱砸出来的,1分的影响因子基本上是1万人民币左右。无钱无权的小医生那如何发表SCI?这个问题比较难,但是只要坚持,无钱无权的小医生也可以发表SCI。

无钱无权的小医生如何发SCI:从小论文做起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发论文,最好是发个“大论文”,也就是高水平的论文。可是高水平的论文往往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出来的。君不见在Nature、Science、NEJM、JAMA、BMJ等顶级杂志上发表论文的同行都是在本领域道行极深的大牛,他们的研究论文总是引领本领域的发展潮流,解决了学科发展中的关键问题,所动用的都是高精尖的手段。

有的同行可能是因为这种论文看多了,形成了一种不健康的学术观,总觉得只有做到这种水平的论文才能叫论文,才有资格发表在学术杂志上。这部分同行就容易走入“小课题不屑于做,大课题做不了”的怪圈,最终结局只能是一事无成了。

小编过去几年做科研的体会之一就是先从小论文做起,甚至先从“垃圾论文”做起。文章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那些发表在高水平杂志上的论文,是我们学习的模板,也是奋斗的远期目标,但是不宜将其列为近期目标。

如果大家仔细阅读过SCI论文就会发现其实很多论文的质量也只能用“贾思特搜搜(just so so)”来形容。就研究难度而言,其所采用的技术手段十分普通,不要说三甲医院,就是部分县医院、社区医院都能办到。就研究创新性而言,这些研究的创新性并不十分凸显,通读全文可能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创新性,有的甚至有“炒冷饭”的嫌疑。就研究的临床价值而言,显然不是发明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案或诊断手段,而是瞄准临床实践中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采用巧妙的方法进行了深入的论证。

这种科研领域的“低端产品”当然也能发表在SCI杂志上,只是可能无法发表在高水平的SCI杂志上。也许有读者读到这里会觉得有点“三观尽毁”,那就请您合上下巴,调整下情绪,多关注下美捷登微信推送的后续内容,小编到时会列举一些贾思特搜搜的论文实例并进行解析。

总之,在开展科研之初,小编给大家建议的目标是:瞄准低端期刊,先做小论文,解决鸡毛蒜皮之类的小问题。科研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个学者都有一个逐渐成熟,逐渐上道的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发“大论文”。小问题解决得多了,自己的能力、视野、思维得到了提升,之后才有资格去谈如何发表“大论文”。

无钱无权的小医生如何发SCI:正确认识SCI

小编今天要讲的一篇例文发表在2012年的Clinics and Research in Hepatology and Gastroenterology杂志上,PMID是22841412。限于版权问题,同时也为了帮助大家节约流量,小编就不贴出原文的内容了,仅对论文进行概括,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下载全文。

这篇文章的作者干了一件十分没有技术含量和难度的事情。简单来说,就是去病案室查阅了305份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的病例,发现其中196例患者的病例是比较完整的,可以用于后续分析。于是这位作者开始逐份阅读病例,并从其中提取出年龄、性别、疾病持续时间、白细胞计数(WBC)、中性粒细胞计数、淋巴细胞计数、血沉(ESR)、C反应蛋白(CRP)等指标。然后(估计是到体检中心)去找了50多个健康个体作为对照。研究对象就这样招募完了,没啥难度。

接下来是数据分析,作者首先比较了UC患者和健康个体的白细胞计数、淋巴细胞计数、血小板计数等指标,发现两组患者在这些指标上是有差异的。然后,作者按照Truelove和Witts标准将UC人群划分为疾病活动组和非活动组,比较了两组人群的WBC、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值(NLR)、ESR、CRP,发现两组患者的NLR、ESR和CRP是有差异的。

随后作者又分析了一下NLR、ESR、WBC的关系,发现NLR与WBC、ESR是呈正相关的。最后,作者采用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分析了一下NLR、WBC、CRP等指标预测疾病活动的能力,发现NLR的预测能力最强。文章到这里就算完成了,标题就是:NLR是预测溃疡性结肠炎疾病活动度的有益指标。

不知道各位读者看完上面的实验方法和结果之后有何感想,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首先,这篇文章研究的指标太简单,比如WBC、NLR、ESR、CRP都是常规得不能再常规的指标,不要说县级医院,估计社区医院都能开展这些检查。其次,研究的样本量也不是很大,不到200位病人。国内的三甲医院的消化科,一年经手的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估计都在300位以上。最后也是最最关键的是,该研究实在没有什么难度,也没有技术含量,更不需要花钱。

作者跑到病案室去看看病历、提取下数据,剩下的就是分析数据和撰写论文了。Clinicsand Research in Hepatology and Gastroenterology目前的影响因子是两分左右,虽然算不上什么高大上的杂志,但是对于我等屌丝来讲,两分足以让我们乐得合不拢嘴了,说不定副高问题就此解决了。毕竟大部分屌丝医生最关心的还不是发在什么SCI杂志上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发的问题。

写到这里,估计部分读者在想:这种论文都能发表在SCI杂志上,岂不是侮辱我等智商。这种想法大约就反映了中国学者和西方学者学术评价标准不同的问题。国内学者喜欢用研究的复杂程度、研究者所承受的劳动强度、研究的数据量、样本量、手段或指标的新颖性等来衡量研究的价值。一看研究的指标太常规、样本量太小,研究方案太简单,就会觉得研究没有价值。但西方学者认为,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也不管您付出了多少劳动,只要把问题圆满地解决了,论文就应该发表。

这篇文章翻译成中文后估计很难发表在核心期刊上。原因主要在于:样本量不大(n=196)、指标不新、而且还是回顾性研究。但国外学者就不同了,他们更看重研究的临床价值、重视研究的整体新颖性和科研设计的严谨性。就本文而言,首先是有临床价值的,因为作者发现NLR可以评价UC的疾病活动度,虽然评价UC疾病活动度的方法有很多,但是NLR有其特有的优势:便宜、易于获取。从创新性上来讲,这是第一篇评价NLR与UC疾病活动度的论文,当然是有创新性的。

我们说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说到这里,不知道各位读者的三观是否已被修复。不得不佩服的一点是:西方学者在判断研究价值的标准确实更为客观和普世,更能明白科研的真谛。科研不是文艺表演,其价值不能用“好看不好看、复杂不复杂”之类的标准来衡量,而应该着重于看其是否解决了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问题解决得是否彻底。

无钱无权的小医生如何发SCI:设计的严谨性

此前小编讨论的是论文的整体设计,没有讨论一些细节。在医学科研中,细节决定成败,若是我们这些细节毫不知悉,当然也就无法写出好的文章了。以下是小编长期开展论文研究的一些体会,与各位读者分享。

第一,尽量避免选择偏倚:病例选择偏倚是回顾性研究的固有缺陷,虽无法完全消除,但可以想办法减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阅读所有病例,绝不遗漏任何一份,并且像Clinics and Research in Hepatology and Gastroenterology上的那篇文章那样,将您阅读病例的过程写在论文中,以暗示审稿人,我已经尽量去避免了病例选择偏倚。

就研究性质而言,“两步曲”研究属于观察性研究,而影响观察性研究质量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就是研究对象是否与临床实际中的情况一样,或者说,您的研究是不是基于“真实世界”的研究。目前,国外的杂志十分强调“真实世界(real world)”这个词。如果您的研究十分接近“真实世界”,当然就更容易发表。

第二,临床资料尽可能详尽,关键的临床资料一定要拿到手。假如您研究某个指标在肺癌中的价值,那您一定要尽可能获取到患者与肺癌有关的临床资料,比如肿瘤标志物水平、病理类型、吸烟史、分化程度、肿瘤分期等,越详细越好。可以想象,如果您研究的这个指标仅仅与肺癌的分化程度有关,可能还不足以证明该指标是潜在的肺癌预后指标,因为审稿人可能会说,这个结果可能是随机误差。假如您能同时证明您研究的这个指标与分期、肿瘤标志物、分化程度等公认的肺癌预后因素有关,那就可以基本确定其是肺癌预后标志物,毕竟随机误差不可能连续出现多次。

第三,统计学方法一定要正确。统计一直以来就是国人的弱项,据小编观察,国内杂志上刊登的论文中,有90%的论文存在不同程度的统计学错误。而国内学者的论文之所以无法发表在SCI杂志上,很多时候也是因为作者的统计方法是错误的。其实“两步曲”论文的统计十分简单,只需要记住以下四句话,并且理解其内涵就足够了:用独立样本t检验(正态)或Mann-Whitney U检验(偏态)比较连续变量;用卡方检验或者Fisher确切概率法(样本量小于40)比较分类资料;用Spearman法(偏态)或Pearson法(正态)分析两个因素的相关性;多组连续变量的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正态)或Kruskal-Wallis H检验(偏态)。当然,如果您的统计学水平足够高超,后面加个多元线性回归或logistic回归,肯定会让审稿人对您另眼相看的。


最新回复 (0)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